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顾北弦苏婳全本小说 > 第1694章 绝顶聪明
元娉走到舟舟面前,从包中掏出干净的手帕,帮他轻轻揩掉脸上的泪。
她凝望着他帅气奶萌的小脸,看了很久很久。
舟舟同样注视着她,黑沉沉的大眼睛充满探究和哀伤。
是的,哀伤。
一个不可能属于婴儿的表情。
元娉扭头对顾纤云说:“嫂子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舟舟很亲切,忍不住想来看看他。其实送菜是假,我只是想来看舟舟。看到他,我很难过,又很安宁
顾纤云笑了个能理解的笑,“说明你俩有缘分。反正都是亲戚,以后常走动,想来看舟舟,就来看,不要不好意思
“谢谢嫂子
舟舟收回目光,握着笔,又在纸上画起来。
小小的手指笨拙地画着,画了一笔又一笔。
画了大约七八分钟,纸上出现了一堆人,是他前生曾经的家人。
但因为画功和时间有限,每个人都长得差不多,都是灵魂画手那种画风,大圆脸,大圆眼,三角型的嘴,线条鼻子线条眉,线条身子。
只有长短发能区别出男女,大小脸分出大人和小孩。
一群人中,有个小小的人儿,被一群大人用手掌托着。
手掌亦是简单的线条勾勒出来的,像鸡爪。
顾谨尧指着那个小小的人儿,问舟舟:“这是你上一世的孩子吗?”
舟舟点点头。
顾谨尧问:“男孩女孩?”
舟舟稚嫩的童声说:“女
一切都对上了。
元娉的确是舟舟前世那个叫国煦的缉毒警的女儿。
顾谨尧摸摸舟舟的小脑袋,打算等日后有机会端了毒枭的老窝,就告诉元娉真相。
他把舟舟递给元娉,“你抱抱他吧
元娉感激地接过来,“谢谢阿尧叔叔
“没事顾谨尧从顾纤云手中接过帆帆。
他想抱帆帆,也是心疼顾纤云,怕她累着。
元娉把舟舟抱在怀里,脸贴着他的小脸,那种难过又安定的心情越发浓郁。
很奇怪的情绪。
以前从来没有过。
她觉得自己可能得去看心理医生了。
安静地抱了舟舟小半天,直到舟舟该换纸尿裤了,才还给顾纤云。
以前换纸尿裤时,舟舟从不避人,今天却扭着身子,死活不让顾纤云换,嘴里说:“回,房
顾纤云觉得好笑,又意识到他前世的记忆回来了。
思维是成年男人,害羞也正常。
顾纤云抱着他,朝暖房出口走去。
舟舟却冲顾谨尧喊:“外,公
那意思,让顾谨尧帮他换,不让妈妈换。
顾纤云脚步一顿,心里涌起一丝失落。
这孩子,连她这个当妈的,也开始避嫌了。
舟舟的双重身份,让她难以适应。
顾纤云和顾谨尧互换了孩子。
顾谨尧抱着舟舟回房换了纸尿裤,又喂他吃了点月嫂做的辅食。
舟舟吃得直皱鼻子。
什么奶粉啊,没滋没味的辅食啊,他统统腻了。
想喝元娉炖的菌菇汤,吃她炒的白油鸡枞、茶树菇腊肉和酥炸云虫等,尤其那个酥炸云虫,是他前世最爱吃的。
这个稚嫩的小身子,当真受不了。
吃完辅食,顾谨尧给舟舟擦了擦小嘴巴。
顾北弦来了。
他穿一件细条纹深蓝定制衬衫,经典黑色长裤,外搭黑色长款大衣。
洒脱之余更有一丝优雅气质,儒雅间不乏贵气。
已过知命之年,他仍风度翩翩,脸上皮肉紧致,骨相完美,看起来比很多三十岁的男人还要年轻。
顾北弦将外套脱掉递给佣人,把手上的腕表也摘掉,扔到茶几上,接着去盥洗室洗了把手,回来,朝顾谨尧伸出双手,“阿尧,把舟舟给我抱抱。今天上午和甲方打高尔夫球,脑子里全是舟舟。刚结束应酬,家也没回,就跑来星河湾看这个小宝贝
顾谨尧把舟舟递给他。
舟舟却把小身子一撇,一双小胳膊紧紧抱住顾谨尧的脖颈,不肯让顾北弦抱。
顾北弦举着的手臂僵在半空中。
他一生要强,事事不肯输给顾谨尧。
独独在舟舟这儿输了。
顾北弦替自己挽尊,“这孩子,是嫌我去忙应酬,没早早来看他吗?”
舟舟把自己的小脸贴到顾谨尧英俊坚毅的脸上,非常清晰地说:“喜,欢
顿一下,他补一刀,“外,公
顾北弦俊美如昔的脸微微一沉。
年轻的时候因为苏婳,和顾谨尧争风吃醋。
临到老了,还要因为舟舟,和顾谨尧争风吃醋?
顾北弦忍不住说:“阿尧,想抱孙子,让顾骁和楚韵生去,舟舟是我的爱孙。来,把舟舟给我
舟舟小嘴巴凑到顾谨尧的脸上用力亲了一口,清脆的小奶音十分坚定地说:“要,外,公!”
顾北弦骄傲的自尊碎了一地。
前世记忆没觉醒的舟舟,他想抱就抱,想亲就亲。
舟舟一动不动,任由他摆布。
怎么前世记忆一觉醒,舟舟像换了个人?
不爱搭理他了?
顾北弦闷闷不乐地走到沙发前坐下。
顾谨尧抱着舟舟,俯身在他身边坐下,道:“元老今天来过,答应舟舟,帮他们这帮人报仇,铲除毒枭余孽。但是这上升到国际问题,需要权衡的东西很多,要等最佳时机,也要师出有名。元老说,回去同他大儿子元伯君商量,让我们等消息。不管怎么说,能帮舟舟他们报仇,了却他们一桩心愿就好,时间早晚不是问题
顾北弦眸色一亮,“谁把元老请来的?”
“楚晔
顾北弦唇角扬起,“那小子平时斯斯文文,不声不响,没想到挺有手腕,竟然连元老那种人物,都能使唤动
他长腿交叠,从水果盘里拈起颗葡萄,剥下皮,塞进顾谨尧嘴里,道:“有楚晔在,以后不用担心楚家的未来了,南音日后也可放心地安享余年了
这葡萄是进口品种,一股子玫瑰香味。
顾谨尧不爱吃这种奇奇怪怪的葡萄,但是又不想驳顾北弦的面子,硬吃了下去。
舟舟把小手伸到他嘴下,想接住他吐出来的籽。
葡萄没籽,但是顾谨尧十分感动。
顾纤云和顾骁小时候都没这么贴心过。
顾北弦羡慕坏了!
他也剥了颗葡萄,放到自己嘴里。
可舟舟一点反应都没有,更别说伸手帮他接籽了。
大半盘葡萄吃下去了,顾北弦都快吃撑了,舟舟依旧丝毫表现都没有。
顾北弦的心凉了一半。
这爱孙姓着他的姓,流着他家的血,心却是顾谨尧家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