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沈宁苒薄瑾御关欣月 > 第530章 苒苒别怕,爸来了

刚才还泪流满面,痛苦绝望的宫舒澜仿佛只是一场幻觉,现在她镇定,冷漠,脸上没有一丝温度。
齐泽看着这样宫舒澜,似乎看明白了什么。
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宫舒澜吧,她不是没有手段,而是对于一些人她根本不屑于用手段。
可这些人若真触及到了她的底线,她绝不会心慈手软,不管是对林意微、薄烟清,还是顾庚霆,亦或是之前的裴珍,她都没有放过。
齐泽现在有些六神无主,但还是立刻带着人去救火。
火焰在宫舒澜漆黑的瞳孔里跳跃,宫舒澜轻扯了下唇角,她在笑,可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顾庚霆,我要你再做一次选择,养女和“亲生女儿”之间,做出你的选择吧。
林意微,你也来体验一下被最重要的人放弃,无助到绝望的滋味吧。
沈宁苒坐着夜辞的车过来,看着前面别墅冒烟这一幕,沈宁苒震惊的瞳孔紧缩了一下。
着火了!怎么会着火?
她立刻下车,顾不了其他,朝宫舒澜小跑过去。
“妈!”
沈宁苒面色凝重,她刚刚好像还看到顾庚霆朝里面冲进去了,这么大的火势真的会要人命的。
“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里面的人是谁?”
“是林意微和薄烟清。”宫舒澜语气平静又淡漠。
薄烟清也在?
沈宁苒视线下移,看到了地上散落的纸张,她蹲下身子捡起,看到的是亲子鉴定几个字,是她跟顾庚霆的亲子鉴定。
沈宁苒再看向旁边自己的母亲,一下子就看懂了今晚这件事。
显然,今晚这一切恐怕都是她母亲设计的。
宫舒澜扭过头,红着眼眶握住沈宁苒的手。
宫舒澜的手冰凉冰凉的,甚至带着轻轻的颤抖。
沈宁苒的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“苒苒,再等等,再等等妈就替你和孩子报仇了。”
沈宁苒喉间一股酸涩涌了上来,她眨了眨干涩的眼睛,看着宫舒澜,透过宫舒澜那双淡漠绝情的眸子,沈宁苒看到的是她眼中的痛苦和挣扎。
这样算计顾庚霆,宫舒澜说一点都不难受,不可能的。
她难受,只是她太恨太恨了。
她要折磨顾庚霆,也是折磨她自己。
沈宁苒侧过头,躲开宫舒澜的视线,抬手捂着嘴,哽咽声依旧止不住地溢出来。
看着大火燃烧这一幕,沈宁苒心里没有感觉到任何畅快。
她只觉得难受,退一万步讲顾庚霆是她父亲,宫舒澜是她母亲,若是正常的生活,他们原本也应该是幸福的一家才是。
现在呢?闹到了这种不死不休的地步,身为子女,怎么能不难受呢。
旁边一辆漆黑的车子停下,薄瑾御下车走了过来,看见这样一幕,他深邃的眼眸里没有惊讶,见到抽噎不止的女人,他眉心紧蹙,快步走过去。
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薄瑾御蹙眉望着沈宁苒,握住她的手,“我先送你回医院。”
沈宁苒摁住了薄瑾御的大手,咽下喉间的哽咽道:“我没事,先灭火,能不能……先派人帮忙灭火?”
“救谁?”薄瑾御问她。
“顾庚霆!”
沈宁苒闭了闭眼睛,也许她还是做不到像他们那样狠心,做不到看着顾庚霆被困在里面被活活烧死。
薄瑾御抬手抹掉沈宁苒眼角的眼泪,没有问为什么,只答:“好。”
见此,一直站在最后面,靠在车身上一根接着一根抽烟的夜辞勾了勾手指,薄唇轻启,冷声道:“去帮忙。”
他一早就打探到了这里的消息,所以在四周都有安排自己的人盯着。
而此刻不顾一切冲进里面的顾庚霆,在浓重的烟雾中听到了从卫生间方向传出来的呼救声。
“救命啊,救命啊,有没有人啊?救命……救命……”
“救命!有没有人啊?我还不想死,来人,救命啊……”
“救命……”
林意微和薄烟清躲进了卫生间里,火势还没有蔓延到这里,这里又是一楼,她们原本可以跳窗逃跑的,可窗户居然都是被封死的。
两人用尽力气又砸又踹,却都只是徒劳,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宫舒澜既然这么做了,又怎么会给她们轻而易举逃跑的机会。
林意微和薄烟清绝望了,外面是熊熊烈火,她们不敢再出去,若没人来救她们,火势蔓延到卫生间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她们用水将毛巾弄湿,塞出缝隙,不让浓雾漏进来,又脱下衣服用水将衣服全部弄湿,再弄了一块湿毛巾捂住口鼻,做完这些,她们没别的能做了,只留下不断的呼救。
薄烟清都快恨死林意微这个蠢货了,她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面临被一个蠢货烧死。
这个蠢货居然还想去烧死别人,结果烧死的是她自己。
“都怪你,如果我今天死在这里,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。”
林意微瑟瑟发抖缩在角落抱住自己,面对薄烟清的指责,林意微抬起恶狠狠的眸子凝了她一眼,“谁让你要整容成沈宁苒的样子,我还没怪你害我认错了人,不然我怎么会放火?”
薄烟清要被林意微这番话气炸了。
没用的东西,放火容易,跑出去的本事是一点都没有,现在还有本事在这里指责她。
咚!咚!咚!
几声重重的拍门声。
有人来了!
“苒苒,你在不在里面?”
是顾庚霆急切的声音。
林意微眸子一闪,瞬间看到了希望。
是顾庚霆来了,是他来救她了。
她就知道顾庚霆无论如何都会来救她的。
太好了,太好了,她不用死了。
林意微连滚带爬地爬起来,冲过去打开门,看到顾庚霆的那一刻,林意微热泪盈眶。
“爸,您终于来了,我就知道您会来救我,您不会放弃我的,太好了,太好了,真的太……”
林意微的声音卡在喉咙里,瞬间呆愣在原地,她就那样看着神色着急的顾庚霆跟她擦肩而过,顾庚霆根本没有注意到她,而是看向了她身后的人。
浓烟随着门的打开瞬间涌了进来,呛得人根本睁不开眼睛,顾庚霆用胳膊捂着口鼻,抬手用力地挥了挥遮挡视线的浓烟,一看就看到了蜷缩在地上的“沈宁苒”。
他立刻冲了过去,“苒苒,苒苒别怕,爸来了,爸带你出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