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他的反应,落在陈九曲的眼里,则是放弃了挣扎。
那四名黑袍人,已经出现在了沈竹的面前。
只需要抬起手,他们就能扼住沈竹的咽喉,将其斩杀。
就在这时,变故突生。
“敢动他,你们就死!”
粗犷的嗓音,陡然在房间里炸响,仿佛直接在众人的脑海中响起,使得众人的脑袋一阵昏沉。
“谁?”
陈九曲一惊,朝着房间里看去,却什么都没有发现。
那四名黑袍人的身体,更是僵在了原地,一动也不敢动。
他们有种预感,只要他们再敢往前一步,就会被当场杀死。
因此,哪怕有陈九曲的命令,他们也不敢再前进一丝一毫。
一道高大的身影,凭空出现在房间里。
那是一位身高有两米五的壮汉,皮肤黝黑,面貌丑陋。
不是别人,正是刚从南境赶回来的恶来。
看见恶来,沈竹嘴角的笑容更盛了几分。
早在南境局势稳定之后,他就秘密召回了恶来,让其守在自己的身边。
这一点,就连李闯都不清楚。
不远处,李闯艰难地站起身,看着突然出现的黝黑壮汉,眼里闪过一丝明悟。
他终于知道沈竹的底气是什么了。
冥将恶来,这可是十二境巅峰的强者,实力仅在至尊之下。
有恶来守护,在这京都闹事中,谁还能把沈竹怎样呢?
“你是何人?”
陈九曲心中微微震动,沉声喝问。
他也被突然出现的恶来给吓了一跳,但很快就恢复了镇定。
“滚!”
回应陈九曲的,只有一个不带有丝毫情感的文字。
陈九曲的表情有些难看。
他是当朝宰相,还是当代国主之师,就算国主见了他都要以礼相待,何曾受到过这种不敬?
“老夫乃当朝宰相,奉国主之命缉拿贼人,你也想抗旨不遵吗?”
陈九曲沉声问道。
噗嗤——
下一刻,鲜血飞溅,站在沈竹身前的四名黑袍人,脖子瞬间就被斩断了,四颗头颅高高抛飞,而后滚落在地上。
砰——
同一时间,那四名黑袍人的尸身也倒在了地上。
陈九曲面色铁青。
不用多想,他都知道这是恶来做的。
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个容貌丑陋的壮汉,竟真敢当着他的面杀朲。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陈九曲再次问道。
恶来狞笑道:“你还不配知道我是谁,若是还不离开的话,下一个被拧断的,就是你的脖子。”
陈九曲又惊又怒。
他乃当朝宰相,竟被一个不知道是何来历的家伙给威胁了。
这是何等的耻辱。
可他也清楚,他根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。
他深吸一口气,就准备带着这丝耻辱,暂时离开此地,等回去上报国主,再来寻回场子。
忽然,一道声音响起。
“陈相,你无需离开。”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