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东方无缺这个样子,反倒是叶青云有点懵了。
不是.....等会儿......这家伙不会还不知道东方婉那丫头不是他亲女儿吧?
我滴妈?
那位皇后这么能藏吗?
藏到现在都没让东方无缺知道?
叶青云还以为这东方无缺已经知道了呢,所以才会着重强调一番。
没想到歪打正着,反倒是成了第一个说出真相的人。
直接就把东方无缺整得心态当场炸裂。
“不!!!这不可能!!!”
东方无缺一张脸当场失去了血色,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,连连摇头。
无法接受!
叶青云和叶紫云面面相觑,叶紫云十分识趣的爬起身来,跑到一旁的海岸边去撒尿了。
看这架势,叶紫云觉得自己估计要撒个五泡尿这边才会完事儿。
“婉儿不是我的女儿?婉儿不是我的女儿?”
“我的皇后,竟然和别的男人生了女儿吗?”
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”
东方无缺喃喃自语,声音越说越低,越说越哑。
他的眼睛都变红了。
一股难以形容的冰凉感笼罩全身,整个人好似坠入了冰窟之中。
遍体生寒!
心寒!
真正的心寒不是大吵大闹,真正的失望不是泪流满面。
东方无缺此刻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。
他感到无比心寒,又觉得自己格外的可笑。
自己的皇后都跟别的男人生孩子了,自己还叭叭的说什么大度胸襟呢。
我他妈都绿到姥姥家了!
草!!!
看着东方无缺那悲愤欲绝的样子,叶青云不免露出几分同情之色。
赶紧上前安慰。
他自来熟的拍了拍东方无缺的肩膀。
“老哥你别这样,其实你刚才说的很对,咱们男人确实要大度,要有胸襟,不能小肚鸡肠斤斤计较。”.
“生活嘛,哪有一帆风顺的,总会有点儿磕磕绊绊。”
“这俗话说得好,要想生活过得去,头上就得带点儿绿。”
“其实老哥你也算是赚大了,皇后给你生了八个儿女,只有最小的一个不是亲生的。”
“你有八个,那个老情人只有一个,这么一算,你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呀。”
“赢麻了!”
叶青云这一番安慰,倒是把东方无缺给安慰的有点晕。
不是哥们儿......你这安慰人的方式有点特别呀。
不过被叶青云这么说,东方无缺心里头还真就莫名其妙的好受了一点。
并且仔细一想。
是啊!
皇后虽然给别人生了孩子,但终究有八个孩子还是我亲生的。
八个对一个!
我东方无缺赢了呀!
而且皇后依旧是我的皇后,可没有跟着老情人跑了,那我东方无缺岂不是人生赢家呀?
东方无缺转头看向叶青云,后者则是一副过来人的样子,对着东方无缺满含深意的点了点头。
“老哥儿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来我这里喝点儿。”
“可你与我的皇后......”
“真的不是我,要是我的话,早就躲的远远的,还会留在这里等老哥你找上门来吗?”
“这倒也是。”
“再说了,老哥你若是还不相信,我等会儿给你一滴血,你带回去验证一番就知道了。”
叶青云说的尤为诚恳,而且还主动提出滴血验亲,这让东方无缺心里头已经信了八分。
他没有说话,被叶青云拉着在院子里坐了下来。
“别撒尿了,赶紧过来弄点小菜,今晚我和东方老哥要好好喝一场。”
“来啦。”
才刚刚撒了两泡尿的叶紫云屁颠儿屁颠儿的跑了过来。
东方无缺看了他一眼,发现叶紫云眉宇间和东方婉十分相似,不由的又对叶青云起了疑心。
“老哥你放心,他和你那个女儿没有任何关系,不信的话你也可以带一滴血回去。”
叶青云当即说道。
东方无缺点了点头,又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很快,几碟小菜和一壶酒端了上来。
叶青云和东方无缺当即喝了起来,虽说是头一次正式见面,但彼此之间倒是很快就拉近了关系。
或许这就是男人之间的友谊。
说来就来,快的令人摸不着头脑。
“还不知道老弟你怎么称呼?”
东方无缺一杯酒下肚,刻意没有用自身修为化解酒意,要的就是那种微微醺的感觉。
“我叫赵铁柱。”
“铁柱老弟,咱们干一杯!”
“来!干一杯!”
酒过三巡,东方无缺明显是有点喝上头了。
说话的声调都不一样了,眼神也多了一抹清澈的愚蠢。
又是一杯酒下肚,东方无缺忽然间沉默的坐在椅子上,不仅不说话,整个人还木讷出神。
“老哥你咋了?”
叶青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。
却见东方无缺放下酒杯,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,无声的抽泣起来。
“老弟,做男人可真累呀。”
叶青云嘴角微微抽搐,这还整得感慨起来了。
他拍了拍东方无缺的肩膀。
“老哥你听我一句劝,啥事儿都别往心里去。”
“该吃吃该喝喝,该干嘛就干嘛,一切往前看。”
“我觉得老哥你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好男人,金瓯天朝在老哥你的打理之下蒸蒸日上,子女和睦,后宫和谐。”
“提到东方无缺的大名,雾外山海人人称颂,谁敢不敬?就算有点点小瑕疵也无关紧要。”
“人嘛,哪有一帆风顺十全十美的。”
“只要老哥你无愧任何人就行了。”
也不知道这一番劝慰有没有起作用,总之东方无缺喝多之后就显得尤为沉默,喝一杯就发一会儿呆。
不过这也正常,有人喝多了会大喊大叫,也有人喝多了会比平日更加沉默。
一直喝到大半夜,东方无缺才起身离去。
他毕竟是一国之主,如今大战当头,他不能真的在外面撒欢个几天几夜。
临走之前,叶青云给了东方无缺一个玉瓶,里面是叶青云的一滴鲜血。
让他带回金瓯天朝,证明东方婉和他叶青云没有血缘关系。
东方无缺醉醺醺的回到了皇宫,本想径直去找东方婉来滴血验亲。
但走到半路,东方无缺却是止住了脚步。
他看了看手中的玉瓶,犹豫再三,还是将其收入了囊中。
东方无缺仰天长叹。
“纵然婉儿不是我的亲生女儿,但我疼爱她这些年,情谊并没有半分虚假。”
“无论亲生与否,我东方无缺都会对其视若己出。”
“此事,就让我东方无缺来永远背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