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腾小说_书包族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林安若李岫岩 > 第1248章 将来万一我们生个女儿

林书在很专心讲解,根本没有注意到顾景琰推门进来,顾景阳却看了个清楚,她猛地站起身,却忘记林书在她身后站着,一起神,头顶正好撞到了林书的下巴,结结实实让林书咬到了自己的舌头,疼得闷哼出声。
顾景阳手忙脚乱,一边尴尬,一边质问顾景琰,一边又想查看林书的伤势。
“哥,你干嘛不敲门!”
顾景琰还有点不明白状况,他这是跟景阳说清楚了?那他妹妹未免太好脾气了点吧。
“我敲了,你没听见,”顾景琰淡淡回了一句,视线看向林书,眼神询问他:说得怎么样了?
林书捂着下巴有些心虚地别开眼。
顾景琰?
确定林书没事后,顾景阳才问顾景琰,“哥,你找我有事?”
如果说刚刚顾景琰还有点不明白状况,这会儿已经看明白了。
自己这个中央空调般的好助理,怕是根本没和景阳提拒婚的事。
他绷着脸道,“不找你,我找林书"说着瞪了一眼林书,“还不出来?上班时间擅离职守?”
林书捂着下巴,急忙走了过去。
顾景阳皱起眉,“不是你让林书带我的,他教我东西哪里算擅离职守,哥你别太霸道了"
他霸道?
顾景琰有种巴掌扇不进她大脑的无力感,果然,恋爱脑不会消失,只会转移!
他哼了一声,“他都带你这么久了,还没把你带出师,看来是他这个老师不行,不行我再给你换个人带"
“他哪有带不好我!”顾景阳怕顾景琰真的责怪林书,便如实说了,“我们晚上要一起吃饭,我今天工作很多,怕不能按时下班,他来帮我的"
顾景琰眼皮跳了跳,约饭?
他瞪向林书,终于有点压不住火气,沉着脸道,“你跟我出来"
林书自知理亏,赶紧跟上。
顾景阳也想跟上,被顾景琰一句“自己的工作自己做,做不完约什么饭”给气得留在了原地。
顾景琰一路都没说话,等到了办公室,关上门,他就爆发了。
“你不是去跟她坦白去了?约饭?约什么饭?你怎么跟她说的?”
林书可怜兮兮地站在角落,小声道,“还没找到机会说来,我找过去的时候,她挺开心的,我就不好开口了"莫名地,不想破坏她那份好心情。
“那什么时候是机会?”顾景琰没好气道,“等她开开心心要嫁你了,你去给她致命一击,这就是机会了?”
林书闭上了嘴。
顾景琰这次没惯着他,冷哼,“机会只有这一次,你今天要是不说,那以后也别说了,有委屈有不满也给我憋着,老老实实做你的豪门赘婿!”
话音刚落,手机就响了,是个生号,顾景琰接起,语气不善道,“找谁?”
那边顿了顿,传来顾太太的声音,“怎么了,吃枪药了,火气这么大?”
顾景琰一愣,瞬间切换语气,“阿星,怎么是你,你用的谁的手机?”
韩若星说,“手机店老板的,怕你联系不到我担心,给你回个话,倒是你,怎么火气那么大,出什么事了?”
“没有,”顾景琰看了眼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助理,挥手示意他出去。
林书如蒙大赦,赶紧出去帮他带上了门。
顾景琰坐在沙发上,伸手扯了扯领带,叹了口气说,“还不是因为林书和景阳的事"
“他们俩怎么了?”
“奶奶让他们订婚,但是林书他,并不喜欢景阳,不喜欢就算了,他居然还答应了,我让他去跟景阳说清楚,他非但没说,还跟景阳约会,这么优柔寡断,我能不生气吗?”
韩若星听完笑出了声,“顾景琰,你真是没什么谈恋爱的经验啊,林书从来都不是优柔寡断的人,能让他犹豫,说明他也不是完全对你妹没有感觉啊"
顾景琰不满自己老婆不跟自己统一战线,皱眉道,“你怎么还帮他说话?”
韩若星叹了口气,“你是她哥,又不是她爸,你总不能什么都管,你管太多,她懂事承你的情还好,她要是不懂事不明白的你的苦心,还要记你的仇。更何况感情的事,我们作为局外人哪里好帮别人评定?林书人好,你妹要是能跟他成,是好事,若不能成,她和林书这样的人交往过,往后再谈恋爱,品质太差的人根本入不了她的眼,你都不用担心她会把歪瓜裂枣带到你面前,她自己也能分辨好坏,也不是什么坏事呀"
“你觉得景阳有你这么清醒吗?她跟我一样,一旦认准了一个人,就很难从中抽身,若是从来没有交往过倒也还能忍,就像她对明轩,因为从来没有得到过,所以可以说服自己放下,可她一旦投入一进去,若将来不能如她所愿,我就担心她陷入死胡同走不出来"
“祖传恋爱脑吗?”
顾景琰……
“能不能严肃点?我在跟你说正事!”
韩若星笑了一下,温柔道歉,“好吧,是我不对,可是顾景琰,你不能阻止她去走她自己的该走的‘弯路’,你帮她规避了,下一次她再遇见一个她喜欢的人,她还要走一遍老路,你能每一次都能阻止吗?如果林书是一个很差劲的人,你怎么阻止都不会说,但他不是,你妹妹跟他交往,成了皆大欢喜,不成也是一种成长,你不能阻止她成长的,因为你管不了她一辈子,她也不会让你管一辈子"
顾景琰叹了口气,压着眉心,“头疼"
“你妹妹的婚事你都愁成这样,将来万一我们生个女儿,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,你不得愁得整夜睡不着?”
顾景琰想了一下,要是自己生的女儿也跟他妹这样,那何止是睡不着,头发估计都要大把掉。
想到这里,他十分严肃道,“胎教还得做,你到时候上课别打瞌睡了,跟我一起学,我们要生两个懂事的"
韩若星忽然后悔起自己的嘴欠。
胎儿被教到没有不知道,反正老母亲是睡不成了。
“你跟曼姐聊得怎么样?”
韩若星说,“一般,全程基本都在说我哥,他们俩不会真的要旧情复燃吧?”